你好,欢迎来到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梦回古墓3

  最后一堵封石,封石后就是无尽的财宝,但封石十分坚固,不知道怎么办?那一群盗墓贼建议再用炸药,但有人摇了摇头,炸药动静太大,怕把地宫炸坍,那该怎么办呢?所以人的目光又聚集在我的身上,我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碰到身后的那头领,他道"你说该怎么办?"我胆怯地说"其实,现在也只有用炸药试试了。"
  
  当我们退到一个侧室时只听"轰"的一声,那地一震余音未绝,但听一群人喊道"封石炸开了,可以进去了。"只见那封石散乱四处,陪葬室也尽现无遗,所有人开始欢呼着进去,唯独我心里极乱,这里是国家宝藏,眼看就要散落出去,自己却无力挽回
  
  吧。唉!自己无意间叹了口气,却不知被身后的那人听到,是那盗墓头领,只见他盯着棺床上的棺椁径直走上去,所有的人都看着他,我的心里似乎有一丝不安,心想,如果里面真的有血尸怎么办?只见所有的人都跟上,唯独我退了几步,退到石门口,手指越掐越深,现在如果真有血尸那只有先跑为快了。当那盗墓头领揭开棺材时,惊讶一声"空的?"
  
  说完所有的目光盯着我,"被那女人给耍了。"
  
  我心想不好,退了几步转身跑出门去,却不知一脚踩下去竟然踏空,整个人陷了下去。原来他们用的炸药药力过猛,把下面的一层墓室炸松了。
  
  当我吃痛的环顾四周时,什么都看不见,只觉得尸气比刚才更浓,头痛难忍的我往身上摸了又摸终于摸到一个小手电筒和一把小水果刀,那是我在山脚下被一群山民缠得没办法随手买的两样东西,没想到现在还真的有用处。
  
  当我打开手电筒的那一刻,看到一个奇怪的人站在我面前,只见他身上一身盔甲,不时还发出"咚咚"的响声,让人不寒而栗。不对,那好像不是人,是血尸,此时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只见他的脸惨白惨白的,眼睛没有丝毫光芒,我退了一步又一步,退到墙脚边,可是他还是朝我逼近,我捂着头啊…的大叫救命,虽然此时知道没有人会来救我,我却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手电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褪去了他微若的光芒,四周一片漆黑与寂静,不知道那"人"有没有走?
  
  当我摸索的打开地上的手电筒后,发现此人的脸居然快贴在我的脸上,我尖叫一声,随手拿出水果刀刺去,只听那血像山泉般涌了出来,但是他却没有要还手的意思,看到自己满手是血和眼前这个被我捅成血人的"人",我神经似乎紧绷到了极点,刺激过度,渐渐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在那间小屋里,似乎这一切都是梦,从未发生过,我看了看手,没有任何血的痕迹,身上的手电筒个水果刀还在,只是觉得胸口有一个鼓鼓的小包裹,也许是因为太累,再度睡了过去。当我再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像还抖动得特别厉害,莫非地震了?
  
  我立刻坐了起来,看清楚后发现自己原来在车上,周围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刑警,精神紧绷的我又放下心来躺了下去,也许这一次让我受了太大打击,以致于有一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感觉。躺在一个小县城的医院里,我独自一个人默默的回想着,医生说我刺激过度,要留院观察,已经三天了,我在古墓里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好像是一个梦般随时都会被忘得一干二净。今天有一个刑警来看过我,给我录口供,他也很喜欢考古,在电视和报纸上看过我的照片,听他告诉我,我才知道我昏迷够发生了什么。
  
  原来那天晚上他在值班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乱石岭有一群盗墓贼在盗墓,后来当他们赶到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们在那个农家小院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我,听他说,那墓中无一生还,个个死得面目狰狞,好像在死前受过重度的刺激和惊吓。不知是谁把我救出古墓把我安置在农家里,我想一定不是那群盗墓贼,而我身上的包裹也许可以解开这个秘密吧!
  
  打开包裹是一封绵书和一个小巧精致的玉佩,从它的外形和结构来看应该是战国时期女子佩带的东西,保存的相当完好。看着它,我的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也许在那乱世中,有那么一对英雄佳人,英雄外出打仗,所以赠与佳人信物,以此约定。但是也许后来这一走就是永远,也许佳人在日后的思念中郁郁而终,也许另嫁他人,但玉佩却一直珍藏在怀中等待那英雄的归来。回到城里后,我拿出绵书看了看,发现它的保存有点残缺,上面的古文字有些看不懂,原本打算去请教在学校里专门研究战国文字的导师帮忙研究,但是后来想想也罢。
  
  从那以后,我并没有再去打开那封绵书,而那块玉佩我一直带在身边,这一次的教材手稿以及图纸照片在我身上一样都没有留下,好像有人故意要隐藏这个秘密,从那以后我也再没有写过关于考古论文,正是因为那篇《古墓发现》才引来那些盗墓贼的盗掘,我想如果不是我,那么那个古墓也不会被破坏,逝者已故,他们在地下应得到安宁,生者何必去打扰他们。我想以后也许都不会再踏进山里了吧…
  
  

上一篇: 怀念那里的春
下一篇: 父子村长